今天是:2018年10月19日 星期五

理论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多向度的探索与实验——2017青红皂白青年艺术家邀请展的创作取向 于显达


发布日期:2017/10/12 点击次数:613

多向度的探索与实验 ——2017青红皂白青年艺术家邀请展的创作取向
于显达 黑龙江省美术馆特聘研究员


2017年9月2日由田卫平策划,黑龙江省美术馆主办的《2017青红皂白黑龙江省青年艺术家邀请展》在黑龙江省美术馆开幕。这个展览是黑龙江省美术馆青年艺术家全国推介计划之一,得到了黑龙江省美术馆的鼎力支持,黑龙江省美术馆收藏了参展的14位艺术家的作品。
参加邀请展的作者是近年来崭露头角的优秀青年艺术家。他们以各自独特的知识结构、人文修养、艺术视觉感受当代生活,不仅使他们的艺术面貌拉开了距离,也对固有的艺术观念、艺术思维、艺术语言、艺术样式有了新的突破。使这个展览具有了多向度探索、实验的特征。
一、 风景画的多种取向
为了叙述的方便我把王占坤的《故城旧影》、崔多的《彼岸的风景》、李国达的《迁与迁寻》系列作品、刘恒伟的《莫斯科苏兹达尔镇写生系列》、王巍的《漂浮》、王宏的《城市的记忆》都作为风景画来分析。虽然这些作品归类于风景画,其创作取向却大不相同。
(一) 逝去的风景
王占坤的《故城旧影》、王宏的《城市的记忆》都是以哈尔滨已经逝去的街景为描绘对象的作品,在创作取向上却有明显的差别。王占坤的《故城旧影》旨在“以二十世纪初哈尔滨的街景、著名商业圈为表现内容,反映当时繁荣景象。”在艺术手法上“采用低纯度的色彩语汇”表达了故城旧影的历史沧桑。
王宏的《城市的记忆》虽然题材也是逝去的哈尔滨街景,但其创作取向却不在哈尔滨街景自身,而在于哈尔滨街景和作者成长的相关性。《城市的记忆》记录了作者的人生存在。在情调上“不去追慕都市的繁华,而是寻觅幽静的生命家园。在技巧上以宿墨法、泼墨法绘出城市依稀可辨的模糊身影,记下了岁月流逝中的城市记忆”
(二) 写生的风景
风景画在李国达和刘恒伟那里又是一番景象,他们的作品属于“写生风景”。
李国达的作品采用边走边看,对景创作的写生方式,不仅记录了移步换形的视觉感受,而且进行艺术形式的转换处理,以重线勾勒轮廓再平填色彩的手法,形成了朴拙厚重的艺术风格,使作品具有了表现性的特征。
刘恒伟更是坚定不移地走现实主义的写生之路。他的《莫斯科苏兹达尔镇写生系列》表明他已经掌握了高超的写生技巧,并且形成了作品抒情的特质。写生在当下被图像覆盖的环境中具有特殊意义,艺术是艺术家感觉的东西,写生训练了艺术感觉。
(三) 政治的风景
风景怎么和政治搭上了关系?王巍的《漂浮》便是这样的探索方向下的作品。他认为:“风景说到底也是一种政治,因为所有的风景背后都会掺杂着人为,这样就必然涉及到控制、利用、再变、再现这些风景。”“风景既是一个地理空间,也是一个意义系统编织起来的空间。”“在实践中,地理空间与权力概念不可避免的交织在一起。”这就是王巍创作《漂浮》时的创作理念,这就决定了《漂浮》的创作取向是政治的风景。
(四) 彼岸的风景
所谓彼岸的风景在崔多看来就是上帝的风景。崔多是一位旅居赞比亚的油画家。或许是受到基督教文化影响之故,使他的艺术思维——“意绪的畅游”染上了宗教色彩,进而使他的画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由优雅的高级灰一变而为近乎原色的大色面并置,色彩的强烈,似乎让人感到了沙漠的温度和宗教情绪的狂热。
二、 人物画的新思维
(一) 关注社会
马国强的作品《漠视》针对人们对“环境污染”、“疾病”等社会问题视而不见的现象,以作品所描绘的场景“营造出一个刻意的,对于疾病和污染的隐喻场。”并且“希望通过这种密集的特定场域的模拟,来完成高强度的、直观的”警示,以达到对问题的干预,进而引起人们的注意。这是一位有社会责任的青年艺术家对社会问题的关注。
王晋的《GAME•OVER》与《电子风景》和数字化的电子游戏联系了起来,“直接将游戏中的世界和现实进行了一种覆盖。”在《GAME•OVER》中与使电子游戏的图像成为现实世界不断发生的“冷战”的虚拟的回应。而《电子风景》则是“对自然客观存在之被电子化记录与审视的一种探讨,自然被电子物化、被图像化、被消费化。”这是一把双刃剑,它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视觉方式、也隔离了人们与自然的直接关系,这是一个更为深层的社会问题。
(二) 女性视角
人物画在丘恒、苗雨晴、朱晶三位女画家那里,在艺术思维上又多了些女性视角的特点。
丘恒的作品以女性特有的敏感,把整个世界浓缩到一个少女的狭小的心理空间里,设计虚拟了一个“闺蜜”的二人世界。“这些女孩的关系相近又似乎相远、相互欣赏抑或妒忌。”她的《嬉游记》、《礼物》、《节日快乐》等作品揭示了这样的关系。邱恒的艺术思维带有以女性的狭小的个人内心世界隐喻外在世界的特征。
苗雨晴这位“90后”女孩的作品更有意思,在她的《梦幻如铸》、《镜子偷听了我们的对话》等作品“创造了一种既相关又悖离的情境”把她对外部世界的所触、所感以梦幻的亦真亦假的疏离的画面呈现出来,成为90后女孩心路的象征。
朱晶这位都市女孩的作品更带有浪漫主义的理想色彩。她的作品“是把现实中的感受,嫁在梦幻式的想象空间里,是梦中希望的理想界的呈现。”在画面的处理上运用虚拟的空间、符号式的语言、结构主义的图式,创造了带有朱晶标志的艺术样式。
(三) 嫁接的幽默
沈鹏是一位从小就热爱连环画的青年艺术家。他以连环画艺术样式创作的《画江湖》系列组画,把古代的江湖好汉与现代的交通工具嫁接在一起,巧妙的改变了人与车的比例关系,人物自身的比例关系。时间的错位、比例的改变、夸张的人物造型和戏剧性情节的展开,人务的生动,人与玩具在较力的滑稽,表达了作者对人生的感悟。
三、 山水画新形态
李百鸣这有较深的传统山水画功底的青年山水画家,让人意想不到的在《造物志•再造•异质的山水系列》中“希望再造一个有别于常理的山水云石系统,构建一个异质的情境体验。”在这种异质的山水形态中,解构了传统山水语言,取其点线之素,去掉轮廓的支撑,排除色彩,吸收西画的黑白灰,加以几何结构,创造了一种异质的山水形态。这种由点线组成的山水云石,似乎在流动、在生长抑或在坍塌。他试图从中体验感受生命在时间中不断停住、灭、空的流逝。
四、 雕塑的物质与精神
“物质与精神是并行的两个世界,而艺术是连接两个世界的一种特殊的存在形式。在创作中我总是试图通过物质的元素体现自然的精神诉求,这对我而言,创作才具备了意义。”这是青年雕塑家王仁亮给自己提出的作品标准。他在雕塑作品《提亚马特》、《我的天使》的创作中,力行了他的艺术主张。他采用把人物局部拉伸变形的手法,“创造了一个漂浮的、身体修长的、动势优雅的、具备高级灵魂的提亚马特人。”用柴烧和人为制作有机结合的方式完成了《我的天使》。使雕塑作品的精神诉求得到了物质的体现,实现了精神与物质的统一。
我作为“40后”的老人来谈话“80后”、“90后”青年艺术家的创作,深感力不从心,好在这也是一个近距离了解青年人创作的机会。这些作品使我受到了很大的感染,似乎心态、思维也年轻了许多。总之,这是一个充满青春气息,富于独创精神的展览。艺术总是伴着青春的脚步前进!

(此文因为主要内容是探讨14位青年艺术家的创作取向,所以直接引用了作者的表述文字。在这里加以说明)
2017年9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