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4月23日 星期一

理论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独辟蹊径的艺术创造——简析官厚生的版画艺术 于显达


发布日期:2017/12/20 点击次数:630

独辟蹊径的艺术创造 ——简析官厚生的版画艺术
于显达 黑龙江省美术馆特聘研究员

 


黑龙江省美术馆在纪念建馆五十五周年之际推出《盛世典藏捐赠作品系列展》。《盛世典藏——官厚生版画作品展》作为系列展的首展于2017年3月20日在黑龙江省美术馆和观众见面。展出官厚生版画作品五十幅,作品创作时间从1980年至2009年,展览具有回顾展的性质。使我们对官厚生的版画艺术成就和创作历程有了一个全面清晰的了解。


官厚生是一位成绩卓著的版画家。他的作品《林中鸟语》参加《第二届全国青年美术作品展览》获三等奖。《秋祭》参加《第七届全国美术展览》获银奖。该作品获《黑龙江省美术回顾展》成就奖。《正月里来》参加《第八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获优秀作品奖(只设此一奖项)。作品曾七次获黑龙江省美术作品展一等奖。作品先后参加第六届至第十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有三件作品参加东柏林国际版画作品展。


作品为中国美术馆、英国牛津大学阿什莫林博物馆收藏。有五十余件作品捐赠收藏在黑龙江省美术馆。官厚生本人获中国版画家协会颁发的鲁迅版画奖。


官厚生还是一位特立独行、独辟蹊径、独树一帜的版画艺术家。他的不断自我超越的创造意识和在创作中不懈的精神性追求,贯穿在他的整个创作历程中,使他的版画艺术呈现为精神层次递进的三个不同阶段。


一、 描绘风情注重意境


官厚生的版画创作起步较早,早在1972年他的第一幅版画《花儿朵朵》就参加了《东北三省版画展》。后经唐洪民老师介绍于1975年调入哈尔滨美术工作室(即后来的哈尔滨画院)。从此成为一名专业版画家,开始了他的版画创作生涯。进入省内为数不多的专业创作单位,他是又兴奋,又感到有很大压力,因为要完成创作美术精品的任务。为此,他默默的学习着、准备着,经过五年“卧薪尝胆”的蛰伏期,终于在1980年迎来了创作上第一次丰收。在这一年里他创作了《林中鸟语》《今又春风》《出山》《雪乡》四幅以意境传达见长的风景作品。他在《林中鸟语》的创作中,调动了童年生活积累,把玩鸟的孩子放在了林中的环境里,林中鸟儿的鸣叫,打破了山里早晨的宁静,传达了空山鸟语的意境。画面的处理几乎全是剪影的重叠遮挡,巧妙的把画面组织得严丝合缝。《今又春风》春天刚刚来临,春风刮弯了树枝,小河旁的积雪在融化,凉爽的沁人心脾的空气带着春天的气息溢出了画面。《雪乡》这是一幅经过提炼了雪乡美的作品。月夜的雪乡似乎笼罩在蓝色的梦中,天是那样纯净、清澈,一弯月牙挂在天边,村边的小河静静的躺在那里。银灰和兰灰组成的色调单纯而透明,村庄、雪坡、挂着树挂的树木的造型都经过了整饬。画面的单纯传达出雪乡山村静夜的美。《出山》是一幅带有社会内容的风情画。艳阳高照、秋山红透,满载着山货的自行车队出山了。轻盈的车影透出丰收的喜悦。


这几幅作品以上乘的艺术质量显露了他的艺术才华。这其中的《林中鸟语》参加了《第二届全国青年美术作品展览》获三等奖。这件作品引起了晁楣先生的关注,晁楣先生对他说:“参加全国第一届青年美展的是我,第二届是你”晁先生的鼓励,使官厚生受到莫大的鼓舞,这使他鼓足勇气向晁先生求教,得到了晁先生的悉心教导。


二、 步入乡土创造样式


1981年到1986年,这六年中官厚生的版画创作表现出独辟蹊径的趋势。那时他经常去农村山区体验生活,东北农村那山山水水,那满地满坡的庄稼,那农家小院,都让他感到亲切和激动,以他那敏感的心灵和独具的慧眼捕捉这些来自生活的美。新的生活体验与感受,给他的艺术带来了新的样式和新的面貌。他的作品《春暖》《秋艳》《正月里来》《八月的乡村》接连创作出来。这些作品打动人的是浓郁的乡土气息和独特的艺术样式。在《秋艳》中,他把一排排的朝鲜族农家小院错落有致的组合在一个画面上,抓住农家小院的典型特征——披草帘的房盖和一串串的辣椒、身着朝鲜族服装的妇女和头顶筐子的方式,院中的大鹅和房顶上的喜鹊,一片乡土气息扑面而来。而这又是以简洁、概括、朴厚的版画语言传达的,并进一步创造了一种版画艺术样式。这种艺术样式具有以下几个特征:一是发现了北方农村房盖的美,把房盖作为画面主体物;组合在画面中,甚至成为这种样式的主要特征;二是主版黑线的运用。画面的四框和物象的轮廓皆由这些相互连接,又相互区别的黑线圈定,并且极为讲究线的韵味,给人以古拙、淳厚、粗犷的形式美感;三是概括的色彩。在《秋艳》中是红黄两色为画面主要色彩,浓缩了秋天的主要色彩特征,又以主版的黑压住,形成了色彩的节奏。这样的样式特征在《正月里来》《金屯》等作品中都有体现。这是一种区别于“北版”样式的独特的创造,并且是与乡土气息一致的具有乡土味道的版画艺术样式。这些作品中的《正月里来》荣获了《第八届全国美术作品展》的优秀奖(只设此一奖项)。


对于这些作品,晁楣先生在黑龙江日报上发表的题为《黑龙江版画会第一届版画展观后》的文章中给以了充分的肯定:“青年版画家官厚生以北方农村为题材的几幅创作《秋艳》《八月的乡村》是继《林中鸟语》之后接连捧出的新作,作者开拓了生活孕蕴的宝藏,刻画了北方农村特有的面貌,并从中找到了自己的版画语言,成绩是显著的。在这些作品中,尤以《秋艳》为佳:朝鲜村舍,阳光灿烂,一串串、一片片火红的辣椒装点着农家的庭院,肥鹅门前叫,喜鹊屋顶闹,人们享受着生活的快乐,丰收的喜悦。作者大胆的使用鲜明、强烈的红黄色,并用粗犷的黑线缓冲真间,呈现了版画特有的色彩效果,增添了主题所需的喜庆和欢跃气氛。”


1984年,中国美协、中国版协在全国选拔确定十位画家的作品参加《东柏林国际版画展》,官厚生的《春暖》等三件作品赴德展出,哈尔滨市政府为此特别出了一期简报,哈尔滨日报发布了头版消息,《文艺评论》发表了沈鹏先生以《北大荒版画出新人》为题的评价官厚生参展作品的文章。


三、 走向象征表现精神


(一)走向象征
官厚生的版画艺术追着乡土样式走下去也会取得很好的成绩,然而有一件事改变了他的艺术走向,那就是1985年他到中央美院版画系进修。在这一年里正赶上“85艺术思潮”,85艺术思潮带着青年的热情和革新精神,冲击着固有的艺术观念、艺术思维和艺术模式……中央美术学院这所中国美术的高等学府不再平静了,几乎天天有讲座、月月有展览,每天都能看到新的东西。官厚生这位来自偏远的东北边陲城市哈尔滨的青年画家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和震撼,感到“心变了,形式不能不变”。他“不再满足于自己以往那种真实描写自然景致,注重自己情绪体验的表现,而总想把自己对生存的体验,自己对文化的理解和思考,自己的情感和精神融入自己的作品里面,总想在作品里追求一些有现代艺术形态的东西(《画迹•心迹》)”这种艺术观念的变化,深化精神和追求现代形态的内在需求,促使他转向了以象征融入深层精神的现代艺术形态的探索历程。他于1988年创作了第一幅象征性的作品《秋祭》,此画参加了1989年《第七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并获银奖。晁楣先生在题为《专业创作的丰硕成果——读哈尔滨画院美术作品有感》一文中对官厚生的《秋祭》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套色木刻《秋祭》运用象征手法,在秋收过后满布禾茬的田野上安排了一簇金光闪耀的苞米庄稼,俨然一曲对大地丰献和人民劳动的赞歌。”“官厚生是一位勤于探索的版画家,近年来,苦心经营,潜心变法,舍弃轻车熟路,力图另辟蹊径,看来他已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秋祭》的成功是另辟蹊径,从风情、乡土走向象征的成功,也是向现代艺术形态转向的成功,他的版画创作进入了一个新阶段。以后,他陆续创作了《无题》《红房子》《老玉米》《秋颂》《老葵》《花间系列》《红色花蕾系列》《秋天里的舞蹈》《一茬又一茬》《瓶中花》《湖山如吻》等象征的作品,形成了相对稳定的创作思路和独有的现代风格。


(二)表现精神
官厚生的艺术由于“不满足自己那种真实描写自然景致,注重自己情绪体验表现,而总想把自己对生存的体验,自己对文化的理解与思考,自己的情感和精神融于自己的作品里面,总想在作品里追求一些有现代形态的东西(《画迹•心迹》)。这种强烈的精神诉求,使他的艺术超越了风情、乡土那种直接描写自然景致注重情绪体验的精神层次向更深、更广的具有对生存的体验、对文化的理解与思考的精神层面的提升,使他的象征艺术具有了主观精神表现的特征,所表现的是他对外在世界所感、所思、所悟,从而使作品成为以主观表现为主,情理结合的象征作品。如果拿黄新波先生的《太阳从我们手中升起》相比较,就会鲜明的看清官厚生作品的表现性特点。《太阳从我们手中升起》是要告诉人们一个道理:光明和自由要靠自己的武装斗争。这是哲理性的象征。而在官厚生的《秋祭》《一茬又一茬》等作品中,虽然初看起来是对人的生命价值的肯定,但是这种肯定不是冷静思考的结果,而是一种充满深厚感情的感悟与情思,是以情为主情理结合的东西。官厚生在《画迹•心迹》一文中谈《秋祭》创作过程时写道:“深秋时收割后玉米地不再灿烂了,他使我的心里有了一种苦味,有了一种朋友远去的感觉,这种感觉,我不可名状。老玉米年年种,又年年收,一年年轮回不已,它们的生命是平凡的。在深秋的大地上,不知怎么的,这些平凡的老玉米使我想到百姓们,平民百姓真的好像老玉米啊!他们平凡的不能再平凡了,满世界都是。可是正是这世世代代无穷匮已的平凡生命,这世界才存在,才发展啊,我感悟到生命的伟大。”这种由深秋大地上老玉米联想到平民百姓的感悟,是一种深层生命意绪的反映,又融入了社会人生的理性内容,是情绪结合的结晶。再比如《一茬又一茬》“一年清明去墓地扫墓,墓园挺大,建立在一个坡地上。看着坡地上那一层层墓碑,我实在感到怎么这么像收割后大地上那一片片玉米茬子呢?这一层层墓碑,一辈又一辈人,那一茬又一茬的庄稼……这种联想,使我突然有了一种创作冲动。”这进一步说明了这是一种内在的对于生命之感到对生命之思的情感推移,而不是由感觉到认识的推理。这种表现性在《红色花蕾》《湖山如吻》中就更加直接和明显,在《红色花蕾》中灿烂的鲜花充满窗外,挤进窗内,挤破窗棂,是那样的不可扼制,这种情绪化的处理是多么强烈,表现性非常明显,但不是自我表现,而是渗透了深刻的社会内容。在《湖山如吻》便有了主体对于客体情感的直接宣泄的表现性。


以上诸点还是从作者感觉、感悟、联想的角度来看他作品主观精神的表现性,下面我们就象征手法的运用来看这种精神性的物化过程。


“象征的特点是赋予表现对象以大于自身的意义,对象既呈现自身,又超越自身,作品不仅是用对象来说明什么,而是通过呈现于观者的形象来暗示、寓意更多的东西,使形象的内涵增大,不受时间的限制,启迪人们联想和体验(王林著《美术批评方法论》14页)”。官厚生的象征手法是改变形象或改变形象之间的关系来实现形象既呈现自身,又超越自身,使这个形象不同于它的自形态,从而成为负载精神内涵的象征载体。他在《秋祭》中把玉米归纳整理为类似纪念碑的非自然形态,并且和收割后的玉米茬子构成一种非自然状态的关系,使玉米的形象既呈现自身又超越自身,成为生命之思的载体,象征了普通平凡生命的伟大与崇高,传达了沉郁悲悯的浪漫情怀。在《一茬又一茬》中把一排排的玉米茬子按照一排排墓碑来处理,改变了玉米地的正常状态,再加上色彩的运用,大片暗红色的坡地把生命的悲壮传达出来。远处的一片亮色不仅托出了坡地的沉郁,也预示着新的生命的孕育与诞生。《红色花蕾》以一个“满”字改变了窗棂和花蕾正常的视觉关系,夸张了花蕾的肆意蔓延与侵入,以此来象征外面的世界,外面的世界发生的变化以花蕾侵入,以情绪化的内在感觉的方式表达了出来。在《湖山如吻》中以唇印与湖山叠合的造型,夸张了对湖山的热爱。在《无题》中以捆绑在一起的向日葵和努力外张的花头,改变了自然状态向日葵的形象,象征了一种自我束缚又自我挣脱的矛盾状态。


这种源于外在世界经过主体的生命感觉、感悟并以象征手法物化的象征艺术,必然带有创作主体的性格、气质、文化心理等主体生命特征。官厚生是一位随和、谦虚、十分低调,性格内敛的人;又是一位善感多思的人。他表面上沉静如水,而内在又是一位热烈如火的人。因此,他对外在世界的感觉、感受、感悟,就带有这种主体自我生命的特点,这样也就决定了他的象征性作品便带有主体生命的表现性,这是其作品表现性特征的主体生命的内在根据。其感受方式也便表现为带有强烈的感情色彩的形象直觉与瞬间联想和理性感悟相结合的特点,在一瞬间把小我与大我、个人与社会融合在了一起,使形象成为主体精神的象征。


在他的作品中我们还看到他对外在世界的感觉、感受、感悟与联想,是以他的知识机构文化心理为背景的生命感觉活动,这样使他从西方现代艺术那里接受来的象征形式同化在具有民族文化气质的“自我”当中。比如他的《湖山如吻》,他面对湖山心头便涌起了“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的诗句,这里面就包含着传统文化的自然观——与自然的亲和关系。再比如《红色花蕾》很可能受到了“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当然也有“外面的世界是个花花世界”的启发。还有他的《瓶中花》表现干花的生命虽然已完结,她也曾美丽绽放过。“百无是处老形骸,也曾头上戴花来”。再比如他的《秋祭》他从老玉米联想到平民百姓,这又和他世界观中的“平民意识”有关。正是这种知识结构、文化心理作用于他的艺术,才使他的象征性艺术中国化了,才具有了被理解、被接受的基础。


(三)具象中的抽象
所谓具象中的抽象,是说他的象征性作品虽然是具象的,但其内涵却具有多义性,作品并未明确规定观众的阐释路线,只是一种暗示,每个观众都可以根据自己的文化知识修养、艺术修养、生活阅历去理解,给观众留有很大的阐释空间。比如《无题》没有题目,观众可以见仁见智,这是接受了阐释学和接受美学的美学思想,当然也是现代的象征性作品本身的特征。他的《花间系列》《秋祭》《一茬又一茬》《老玉米》《老葵》都具有这种多义性。这是他的作品具象中的抽象的第一层意思。另一层意思是说在具象中暗着抽象形式的运用。为了使形象既呈现自身又超越自身成为象征内涵的载体,就要改变形象的造型,改变形象之间的关系,这就涉及到了变形,涉及到画面的结构关系、色彩结构关系,也就涉及到了抽象语言的运用。虽然作品没有直接使用抽象语言,但在这些结构关系中,在造型的味道中暗藏着抽象语言的作用,暗含着点、线、形、色诸关系中的张力与平衡。以《红房子》为例,这是一座什么样的房子,我的理解像他的其它作品中的物象是内涵的象征物一样,就要通过画面的造型和结构关系中把这房子的形象从具体的房子中抽离出来变为一个一个象征内涵的载体,那么这个房子就要具备一般房子的特征,又要不同于真实的房子,我们通常看房子都是看它的正面,而往往忽略它的侧面也就是房山墙的那一面,官厚生就选了这房山墙的一面,而这一面恰恰是一个三角形,他夸张了房顶的坡度长度使这个三角形成为了一个纪念碑式的造型,再加上向日葵、土墙和山墙结合为一体,加大了这个造型的体量感,又以房顶上的烟囱和远处的房脊打破三角形的单调,再加上背景三条经过归纳的颜色带,就造成了房子和环境的非自然关系。这样就使这《红房子》具有了多义性的特点,任由观者去体悟、演绎。我要在这里着重的强调的是这幅打动人的力量不仅仅是它的象征性还有它那种单纯、整一、厚重、古朴的造型的力量,当然它的暗红的色彩也起到了这种作用。这便是具象中的抽象所造成的打动视觉、打动心灵的力量。


为了这个具象中的抽象,官厚生作了功课的。他1985年在中央美术学院学习时的课程就有画面黑白关系,点、线、面,刀法组织的训练,这体现在他的版画小品《对视》《古城》《山•云》《白鸡》等作品中。这种对于版画语言相对独立的研究,还有他对阿恩海姆完型心理学著作《艺术与视知觉》《视觉思维》等著作的学习,都以主体的形式眼光和构思中的形思维作用于他的象征作品的创作中,以具象中的抽象的感觉处理造型,组织画面,参与到形象塑造的手法当中,成为组织画面的有效手段,才使他那种象征的构思得以视觉形式化,成为诉诸视觉的艺术表达。
官厚生的版画创作经历了从风情再到乡土、到象征的不同发展阶段,又在象征艺术的创作中经历了主观精神的表达,象征手法的运用和具象中的抽象的多方探索,完成了由传统形态向现代形态的转化。使他的版画艺术取得了卓著的艺术成就。他的不断的超越,一步一个台阶的提升,当我们借这个展览回顾他的艺术历程的时候,总觉得言犹未尽,总觉得对他的艺术创作还有些可称为启示的东西要说一说。


首先,为什么他的艺术要从风情、乡土再到象征的不断的超越,那就是作品精神性的不断提升的创作欲求,促使他一步一个台阶的攀升,这个问题涉及到了对艺术的本质的理解,应该说所有的艺术的本质都是精神本质,因为它是意识形态,虽然采取了物质的存在形式,但是精神性是有高低、深浅、层次之分的,官厚生随着他的艺术修养的丰富和人生阅历的渐进,对艺术表达精神的层次也便随之提升,这便促成了他虽然在风情、乡土艺术的创作中已取得很好的成绩的情况下,还毅然决然的走向象征。《秋祭》为什么会获第七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的银奖,我想就在于这个高层次的精神性。因此,作品表达的精神层次的高低是创作中第一位的东西。


其次,官厚生的版画创作极为重视形式的锤炼,以致在他的乡土艺术中创造了一种独有的艺术样式,即便是在象征的艺术中心也是匠心独运的为精神的表达寻找合适的构图、造型、色彩,使之成为传达精神的有力手段。他的艺术正是在精神内涵和视觉形式之间求得默契,才保证了艺术作品的高水准。


不仅如此,还特别讲究视觉形式的“味道”在他的作品中我们为相对独立的造型、色彩、线条的美、刀味版味的美所打动。


还有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他始终对于生活保持敏锐的艺术感觉,时刻观察、体验、感悟着生活,他的艺术强调创造性、强调主体性,但并非向壁虚造。


以上三点似乎都是艺术创作题中应有之义,问题是是否认真去做,官厚生认真去做了,才是对我们的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