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10月19日 星期五

美术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美术动态

邂逅艺术——陪同黑龙江省文化交流代表团赴法英随感


发布日期:2018/2/28 点击次数:899

邂逅艺术
陪同黑龙江省文化交流代表团赴法英随感

 
2017716日至26日,我做为省政府外事办公室翻译,陪同省美术馆馆长张玉杰,副馆长张洪驯一行3人组成的黑龙江省文化交流代表团赴法国英国访问。此访目的是贯彻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和国务院在《2017年中国‘一带一路’规划合作机制》中提出的“支持沿线国家地方、民间挖掘‘一带一路’历史文化遗产”的相关精神,落实我省文化走出去战略的具体要求,开展以‘一带一路’为主题的国际艺术交流项目。

这么高大上的交流访问,按理说,我的加入其中是一次例行公事,做好服务工作,完成翻译任务就算圆满。而恰恰不同,法英丰厚艺术文化底蕴的积淀与传承,中世纪欧陆风情的浪漫与典雅,与国际大腕艺术家们的近距离接触与漫谈,好似夏日里最艳丽的一抹阳,点亮了我“与艺术结缘”的那盏心灯。从小弹钢琴,爱唱歌,对音乐和语言敏感而热爱,自认为对艺术有那么一点点天赋。而如今的这场艺术饕餮盛宴,让我深深地感受到“艺无止境”!艺海无涯,深奥而美妙。
曾看过一本书,讲的是二战时期德国纳粹对犹太人展开大屠杀。犹太人在疯狂逃跑时,不带金银珠宝,不带锦衣罗缎,带的只是书和画。佩服犹太人的智慧!懂取舍,会选择,在关键时刻,他们没是选择那些有形有价的物品,而是选择了无形的价值不可估量的智慧和艺术。

艺术世界包罗万象,这种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美,或通过音乐、或通过绘画,或通过影视亦或通过其它形式来还原世界,抒怀情感。此次法英之行,在参观每一次展览,走访每一个画廊,拜访每一位艺术家的交流体验中,我的心灵被一次又一次地震撼!一栋栋刻着中世纪烙印的宫廷建筑、一幅幅让人瞪目美伦美奂的传世精典巨作,还有艺术大家们的神采奕奕、谈笑风生,似电影镜头般切换、跳跃浮现在我的眼前,恍如梦一场!
站在圣普罗旺斯蔚蓝海岸的红路毯上仰望那云卷云舒,我在想,这是不是就是艺术的无穷魅力,让人一见钟情而又留连忘返?!
画家用画笔记录瞬间,定格为永恒,我愿用文字记载这次奇遇与奇迹,激励到久远......
 
 
一、法国之巴黎——浪漫艺术的故乡

“浪漫”这个小孩儿,是自打巴黎娘胎里就带来的名字,名如其人,她俏皮、洋气、优雅而靓丽,一出生就天真、快活而无忧无虑地奔跑在巴黎的大街小巷,跑过的每一个地方都留下了“浪漫”玲珑的脚印。

刚到这里,就喜欢上了这里。

法英之行我们是有备而来,代表团行程安排得满满当当,刚下飞机就开始马不停蹄。旅居法国三十多年的知名策展人、法国“艺吾界”画廊负责人孙牧之先生在当地艺术圈有一定的影响力,在访问活动还没开始前先带我们热个身,来到了被誉为“印象派领导者和创始人之一”的法国著名画家克劳德·莫奈的故居参观。
 
 

莫奈大师的作品我周围的几位专家,玉杰馆长、洪驯副馆长,还有哈师大的王绘教授都很熟悉。王绘教授告诉我他当年在鲁美学画的时候就曾临慕过莫奈的《睡莲》和《日出·印象》。真羡慕那些鲁美毕业的高材生,就像说邻居家的小谁考上“北大、清华”那样,金光璀璨的光环让人羡慕妒忌恨铁不成钢。在大师的故居里品味大师的原作,想必另有一番滋味。看几位专家见到莫奈原作时的神态和表情,我顿时找到了差距,因为在作品面前,我只是欣赏,而他们是兴奋、激动,如获至宝!

莫奈的故居位于法国诺曼底大区厄尔省。提到诺曼底,我禁不住问孙先生,这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著名的“诺曼底登陆”的地方吗?“是的,正是!”孙先生肯定地说。说起战争,让我不犹想起2004年亲临战场的那一幕。那年,我作为中国政府首批派驻科索沃的维和警察,赴联合国科索沃任务区执行维和任务。亲眼目睹了血与火的拼杀,亲身经历了战争给人民带来的灾难和创伤,心中对战争痛恨至极。无论是科索沃战争还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当战火硝烟散去,最终受苦受难的还是老百姓。所以,永远不要战争,和平与发展才是正道。

“哇,快看,大花园太美了!”洪驯副馆长一声大喊,把我的思绪拉回到现在。张洪驯副馆长,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原北大荒版画院长,他的审美和创作水平在行家里堪称典范。被洪驯副馆长这般赞美的一定错不了,我禁不住回头望去。眼前,鲜花如织,绿意满眼,一望无际赤橙黄绿青蓝紫的花朵们争奇斗艳、热热烈烈地开着,偶有微风刮过,飘来阵阵沁人心脾的诱人花香。这大手笔的万米花园正是莫奈的私家场所!据说这个大花园是在莫奈成名之后买下来,根据自己喜爱的风格情调打造设计的。垂柳、睡莲、河塘,溪水、栈桥、花海,蝴蝶蜻蜓缭绕耳语,真是浪漫得一塌糊涂!终于知道艺术家为什么能创造出那么精美的画作了,整天泡在世外桃源般的仙境里,怎会不生出举世无双的创意和灵感呢?如今,这个地方已经成为当地和国外游客经常光顾的地方。也许莫奈本人都不知道,百年后,他设计的花园如同他的作品一样,成为了世人宝贵的珍藏。
 
 
 
二、法国之卢浮宫——世界顶级的视觉盛宴

和普通的旅行者不一样,我们这次是带着任务来参观卢浮宫的。主要与法国卢浮宫艺术博物馆原版画馆馆长、现任收藏与艺术品部主任巴斯卡·托赖斯先生举行会谈,就省美术馆收藏的卢浮宫170400年铜版画作品合作项目进行确认。

在策展助理龙秀女士(中文名)的陪同下,我们不用看那人山人海,被从后门带进了“宫”;在收藏与艺术品部主任巴斯卡·托赖斯先生的引领下,在艺术圣殿里畅游。
 
眼前的卢浮宫,一派富丽堂皇!巴洛克风格的古典建筑大气恢弘,上百个宽敞的大厅金碧辉煌,四壁及穹顶镶嵌着精美的壁画和精致的浮雕。举头仰望,简直不敢相信穹顶上面的浮雕和油画是几个世纪前人类就想象和创造出来的艺术作品,神话中的男女插上翅膀在飘渺的云层中飞翔,宛若仙境一般。

卢浮宫是法国最大的王宫建筑之一,也是法国历史上最悠久的王宫,之前一直想看的被誉为世界三宝的断臂维纳斯雕像、《蒙娜丽莎》油画和胜利女神石雕在这座艺术宫殿里一览无余。据巴斯卡先生介绍,卢浮宫里有欧洲及拿破仑时期从各国(如若对历史不加评论,接下来这个词或用掠夺或用俘获或用征用或用积累)下来的艺术作品近40多万件。哇,这么多!眼睛都不够使了,目光不停地游离又不时地聚焦。在一幅巨大的油画面前,几乎所有的中外游客都驻足欣赏,只听相机声咔咔地响。原来是在欣赏达芬奇的油画作品《最后的晚餐》。画面上十几个人物画得活灵活现,入木三分,真是太棒了!我很好奇,几十个电视墙那么大的巨幅画一个人是怎么完成的??

参观卢浮宫绝对是一场世界顶级的视觉盛宴!徜徉在艺术之巅的海洋里,真是畅快淋漓!玉杰馆长不愧为行家,他一一向我介绍每件雕塑和油画的选材、人物、作者及历史背景。我开始钦佩他的学识,也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些神圣却也“小众”的艺术作品。

就在我写此文时,朋友圈里正在转着卢浮宫广场上的金字塔玻璃设计者——美籍华人建筑大师贝聿铭的信息。由于刚刚亲眼见过伫立在卢浮宫广场上设计独特的金字塔玻璃,对这条信息和设计者贝聿铭更为关注。贝聿铭是一个很有才华的艺术家,他设计了富兰克林国家银行、丹佛美国国家办公楼、德州达拉斯市政厅、波士顿肯尼迪图书馆、中国驻美大使馆、包括卢浮宫玻璃金字塔在内等诸多建筑艺术大作,最为骄傲的一点,他是华人建筑大师!华人在世界艺术的舞台上尽展风采,为他点赞!

参观是必要的,会谈结果才是最重要的。代表团和收藏与艺术品部主任巴斯卡·托赖斯先生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会谈。经过近一个小时的努力,收藏卢浮宫170400年铜版画作品在我省美术馆展出的项目策划取得了实质性进展。后来又在孙先生外得知,巴斯卡·托赖斯先生得知黑龙江省美术馆是以版画收藏为主要学术方向的省级艺术博物馆,欣然同意接受黑龙江省美术馆学术顾问的聘任意向。卢浮宫的各历史时期的艺术作品已大饱眼福,代表团一行带着累累硕果,溢气风发地走出卢浮宫。

回来的路上,我心想,收藏世界四大博物馆之首的馆藏作品于黑龙江省美术馆,这是一件多么牛的事情啊,卢浮宫作品的进馆必将极大地提升我省在国际艺术交流中的作用和影响力,作为黑龙江的一分子,我为之自豪。

在巴黎的日程很短只有两天,法国古典建筑风格的大气匠新,塞纳河畔的多情风光,巴黎街头的时尚气息以及法国友人亲自下厨的法式家宴,给我们留下了深刻而美好的记忆。

印象巴黎,浪漫而时尚,这是艺术家造梦的地方。
 
 
 

三、法国之尼斯——艺术大师的原滋生活体验

巴黎到尼斯,从北飞到南,累并快乐着。只知道来这个地方的任务是要与哈同基金会主席托马斯·施莱塞先生会面,拜访几大基金会的负责人,却没想到,一下飞机,给了我大大的惊喜。遍地的棕榈树、湛蓝的天空镶嵌着绵花糖般的云朵,典雅的欧陆风情VILLA似一座座精美的雕塑错落有致地排列在山坡上,随风飘来咖啡、烤饼混合着海水咸甜的味道,地中海的光与影,天、地、阳光与海浪融为一体,无限绵延至远方。每一个画面都是一幅绝美的油画。简直妙不可言!如此这般风景成就了当地人与其它地方的欧洲人非同寻常的艺术气质。

一到这里,就彻底地爱上了这里。

哈同基金会,是以法国籍世界著名艺术大师汉斯·哈同命名的,汉斯·哈同是欧洲抽象主义创始人。在我这个外行看来,抽象主义顾名思义就是画的线条和表现手法较抽象,不像写实主义接近原物那样直观,但抽象的表现力会更耐人寻味,给人留有丰富的想象空间。
 

 
来到哈同的画室,真是巨匠巨作!长34米,宽23米的巨幅作品,一幅幅地呈现在我们面前。这么大气的巨作,体现出创作者哈同洒脱、内心充满无限张力的大家风范。哈同一生创作的几千幅油画、版画作品全部收藏在他的画室库房里,而我们这次有幸在基金会主席托马斯的”关照”下,来到库房大饱眼福。基金会的工作人员戴着手套,小心翼翼边翻边讲解每一幅精典创作的时期和背景。哈同的画鲜亮且色彩对比强烈,线条流畅且多变,给人以很强的视觉冲击。再一次看到玉杰馆长、洪驯副馆长和王绘教授激动的表情,找不到更合适的词来形容当时“专家看到原作”时专注而激动的样子,就套用高尔基的那句名言“我扑在书籍上,就像饥饿的人铺在面包上一样”,几位专家看到哈同原作的神情,就像饥饿的人铺在烤鸭上一样,呵呵。

最令人感动的是听会长托马斯先生讲述哈同的爱情故事。当年,哈同与年轻的挪威女画家安娜·贝格曼结为夫妻。20世纪30年代,为了抗击德国纳粹侵略,哈同主动参军上前线,为此却不得不和妻子离婚。然而不幸的是,哈同在战争中身负重伤,被迫截肢!战后回到国内,哈同独自一人过着孤独、痛苦的日子。多年后的一次宴会上,哈同奇迹般地遇见了当年的妻子,因为战争而使他们分开的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拥抱在了一起。安娜没有嫌弃哈同失去双腿,同意与哈同复婚,愿意守护他、照顾他,陪伴他在轮椅上走完后来的艺术人生。这是多么伟大的爱情力量!都说法国浪漫,法国人浪漫,这对伉俪用真情上演的正是一部法国最浪漫的爱情故事!想想那些风花雪月、地老天荒、海枯石烂的爱情宣言与这对经历战争、经历分离、经历残疾、经历时空转换仍愿执子之手,与子携老的爱人相比显得太过苍白。至今,我还时常想起这场感人的罗曼蒂克。

午餐很特别,由哈同在世时的厨师亲自为我们做的,葱烤饼、蛋烤饼、火腿、各式奶酪、新摘下来带着茎的西红柿,哈密瓜,小萝卜,还有在法国用餐必不可少的红酒等等,颜色和美食的完美搭配,这叫一个“秀色”可餐。这位厨师当年是个18岁的小姑娘,现在已经变成50多岁的大妈了。30多年过去了任时光荏苒,厨师对主人的忠人不变,厨房和哈同生前用过的一模一样,打理得一尘不染。这正是哈同基金会存在的意义和作用,要保留哈同当年生活和创作时的原滋原味,大到花园、泳池、画室小到笔刷、椅子、墨迹一直保持完好,像尊重他的艺术作品一样,尊重他生前所有一切。

参观和会谈都取得了丰硕的成果,省美术馆与哈同基金会签订了哈同作品在黑龙江省展出的意向协议,并探讨今后将哈同基金会做为我省艺术家采风交流的创作基地。玉杰馆长把一本重重的“画说龙江”画册送给托马斯主席。“画说龙江”,真是好创意!这不正是推进国家“一带一路”建设,文化搭台,文化走出去的上好蓝本吗?今后期待还有更多的“戏说龙江”、“诗说龙江”出品,我们应该用更多的艺术形式来表现龙江,宣传龙江,推介龙江,讲好龙江好故事,传递中国好声音。
 
 
 

在尼斯访问这一程,有一位特地从北部飞过来的法国汉书法家、汉语言学家、巴黎大学教授柯迺柏先生(中文名)。63年生人的这位长者,脸上似乎看不到皱纹,走起路来身轻如燕。接触下来才知道,原来他的身体状态与心态有相当的关系,他特别注重修“心”,养“心”也有爱“心”。据孙先生介绍,柯先生以一种独特的“画意书法”的新形式,将中国书法与西方版画艺术相结合,创作了100幅各种形态和色彩的“心”字。难怪呀,真是有“心”的艺术家。去年,黑龙江省美术馆专门为柯迺柏先生举办了一场题为“心写东西”的《百心图》展。我好奇在网上搜索了一下“柯迺柏”,赫赫有名!曾在北京、重庆等中国多地办个展。原来不识“高人”真面目,只缘身在此“群”中啊!柯先生将中国书法与西方绘画艺术完美结合,并通过东西文化交流的方式来弘扬中国传统文化,这是一件值得尊敬,了不起的事情。

来到尼斯,艺术之旅的行程中少不了参观毕加索博物馆。毕加索博物馆的位置极好,好似后人为这位杰出的艺术大师打造的一个艺术天堂,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毕加索生前的作品几乎都藏于此。毕加索一直是艺术界很有争议的人物,他的作品和他的风流韵史一样出名。风浪之事当然不是我们评价和欣赏一个艺术家的重点,重点在于他的创作。来参观毕加索博物馆的游客和艺人趋之若鹜,他的画风是那样的变化莫测而又耐人寻味,他的作品流芳千载不衰且价值连城。一路上,我不经意间总会冒出外行的问题“这幅画好在哪?那幅画好在哪?”玉杰馆长不解释,给我讲了一段毕加索与一位记者的对话。记者问毕加索:“毕加索先生,年轻人好像都不太理解您的绘画。这是为什么?”毕加索答道:“你能理解薯片的语言吗?”我听懂了,艺术不需懂,需要发散、思考、想象和创造。正所谓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理解作品和看待事物一样,要靠一个人的经验、经历,修为和领悟。
 
 

在尼斯,我们还与圣保罗旺斯玛格基金会秘书长卡特琳·琅满寇朵瓦女士进行了会谈,双方就以相互办展的方式开展文化交流等内容进行了深入探讨。让我们更加惊是,这里收藏的西班牙艺术大师米罗版画作品是他一生创作总量的百分之九十。

任务完成就要离开尼斯了,真有点恋恋不舍。在不大的机场候机厅,摆着大大的“I LOVE NICE”(我爱尼斯)的英文大字,我抓紧时间与它合了一张影,以示留念,以表心声。

尼斯不仅是艺术家眷顾的地方,不夸张地说,每一个热爱生活,热爱美的人都会喜欢它,我正是其中一个。
 
 
 

4 法国之斯特拉斯堡——骑着单车的副市长
转战斯特拉斯堡。

对斯特拉斯堡的印象是古老、古香、古色。百年的古树,百年的城堡,百年的钟楼和老教堂,蕴育了斯特拉斯堡幽静、典雅的美。时光的指针仿佛拨回到了上世纪的那个夏,让我们静静地停下脚步,与当地人一起享受这里的慢时光和下午茶。可惜,我们没有时间在这里闲情逸致,要与洛林省艾皮纳市副市长史蒂芬·卫艺翟先生和洛林省民间版画博物馆馆长马婷·萨迪勇女士会谈,之后就要返回市中心。

民间版画博物馆也不乏好东西,在这里看到了上百年的铜版印刷机和铜版画的整个印制过程,听到了水印木刻、木口木刻、石版、木版、铜版和丝网版等专业版画的制作讲解,看到了博物馆馆藏多年未曾展出过的艺术珍品。随着访问行程的不断深入,我仿佛被潜移默化,神奇般地带入了一个全新的艺术领域——“美术”界。艺术在英文中叫“ART”,美术在英文中叫“FINE ART”,由此可见,美术就是最棒、最美的艺术!在世界级巅峰之作的启蒙和感染下,我渐渐对油画和版画的了解和喜爱越来越多起来。

值得一提的是,艾皮纳市主管文化的副市长史蒂芬先生是骑车单车来与我们会见的,他风趣地说,骑单车好处多,既环保又锻炼身体,史蒂芬副市长务实的工作作风给我们留下深刻的印象。会谈中,精通汉语并一直陪同我们的柯迺柏教授派上了用场,大显伸手做起了中法文翻译,整个会谈气氛和谐而友好。史蒂芬副市长对黑龙江北大荒版画的发展历程和作品表现出极大的热情和兴趣,并当场正式邀请我省参加2018年于洛林省艾皮纳市举办的国际版画艺术节。

短暂的法国行程结束了。

艺术相连,民心相通,我们期待明年黑龙江版画将再一次登上国际舞台,为黑龙江省的优秀艺术与世界共舞再立新功!

魅力法国,明年再会!
 
 

五、英国牛津——遇见牛人

之所以有动意想把这次访问活动记录下来,一个主要原因是在这次旅程中有太多的没想到。没想到会看到那么多世界顶级大师的原作;没想到会与那么多有国际影响力的艺术名家结识;没想到短暂的法英访问代表团会取得那么多丰硕成果;没想到进“卢浮宫”和“大英博物馆” 也能走“后门”,哈哈!

我们的航班降落在伦敦城市机场,来接我们的是一位透着文人英气和帅气的男子,第一眼看上去就觉得他浑身充满了艺术气质,后来,证明我的眼力不一般。
 
\
 

这个人是何许人也?不说不知道,一说还着实吓了一跳。他叫何为民,和此行的几位专家都是老朋友,是旅居英国19年的黑龙江籍艺术家,现授聘于牛津大学AUSKIN拉斯金学院艺术系教授。英国皇家版画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黑龙江省版画院创作员。他硕士毕业于鲁美,拿下博士于英国。再往下说,就更令人艳羡不已了。他曾应邀为英国女王大学设计‘学生时代’壁画,多次在中国、英国、德国等国家举办个人作品展览。许多作品被中国美术馆、北京人民大会堂、英国大英博物馆,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美国波特兰博物馆等收藏。

偶像!崇拜!我突然间变成了像当年崇拜香港“四大天王”那时候的“追星族”,追着他问这问那,要签名要合影要画像。真是牛津的“牛人”!不,应该说是咱黑龙江的“牛人”!如今,黑龙江省实施“引进特殊人才”战略,何博士已被我省美术馆成功返聘,往返于中英两地从事专业创作和国际艺术文化交流活动。与何博士聊天时,他经常习惯性地上齿微微咬着下唇,看他的那股劲儿,有种“报效祖国”的壮志豪情。

英国的天,就像小孩的脸说变就变。悠久的历史伴着灰蓝色的天,像是在向我们讲述着“日不落帝国”的旧日神话。泰晤士河的水在城市中连绵穿梭流淌,落日的余晖倒映在河面,娓娓道来这座古老之城的悲欢离合。

对于我来说,对英国的人文了解还是从读莎士比亚《仲夏夜之梦》《威尼斯商人》《李尔王》《哈姆雷特》等精典著作中。无论是作品中表现的资产阶级商人之间的尔虞我诈、利益纷争,男女之间寻觅爱情的曲折坎坷、分分合合,还是英国皇室之间的篡权夺位,不择手段,莎士比亚笔下的喜剧或悲情,都在抒发着人类相通的情感:渴望爱情、渴望和平,追求平等,追求自由,而终归是,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而同样的,这一路走来让人心潮澎湃的艺术作品,正是大艺术家们以画为媒,针砭时弊,憎恨人世间的丑与恶,弘扬爱与真善美,追求人与自然的和谐、浑然天成......
 
六、牛津大学——办展意向协议成功

牛津大学,牛津这座城市的代言人,被公认为当今世界最顶尖的高等学府之一,培养了大量开创纪元的艺术大师及国家元首,包括27位英国首相、64诺贝尔奖得主和数十位世界各国元首和政商界领袖。

走在牛津校园,一排排人字型坡屋顶的典型英式建筑颇具英伦范儿。雨后淋湿过的翠绿草坪和深咖色的砖墙交相辉映,映衬出这座校园深沉、庄重、高贵的美。学生们穿着休闲随性的服饰,手拿书本边走边窃窃私语。看着这在窃窃私语的仨仨俩俩,我心想,说不准已经与未来的哪位总统或首相擦肩而过了。可以说,牛津大学里的每一座古典英式建筑都标满了历史的痕迹,它无声地向每一位到访者讲述着牛津和牛津人辉煌的昨日,今天与未来。正如俄罗斯著名作家果戈里说的:建筑是世界的年鉴,当歌曲和传说都缄默的时候,只有它还在说话。

来到牛津大学才弄明白一个概念,原来牛津大学没有主校,共有38个学院,它们和学校的关系就像美国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的关系那样采用联邦制式。这样沿袭下来的管理制度有利于各个学院发挥主观能动性,高度的自主权会让他们的创新和创造能力发挥到极致。

学生时代曾梦想能到牛津大学读书,我想这也是每个莘莘学子都有过的梦想。后来在现实中懂了,那个“人字型坡屋顶”的建筑就像金字塔,越往上爬越艰难,能登顶的凤毛菱角。再后来就退而求其次地想,不去上学能去看看也好啊,感受一下国家首相和政界大佬们亲赖的风水宝地。心中的小小夙愿,终于在此时如愿以偿。

来牛津大学的任务是要与BROOKES UNIVERSITY布鲁克斯学院孔子学院院长会谈,探讨黑龙江版画作品在牛津办展事宜。学院的英方和中方院长都是年轻的华裔,一看就是当年的学霸型美女。一见我们的到来顿时来了“老乡见老乡”的热乎劲儿!会谈顺利且成功,因为彼此的方向是一致的。孔子学院在牛津大学的建立,是为宣传和弘扬中国传统文化搭建国际化平台,而黑龙江版画走进牛津目的也在于此。务实的玉杰馆长、洪驯副馆长亲自到展厅看场地,拍照、记录、测量,这还没进入工作状态,就忙得不亦乐乎。又一重大成果入帐,代表团每个人的脸上都绽开了花儿。
 
 

 
7 ASHMOLEAN博物馆——百年不遇拉菲尔

听何博士说拉菲尔素描展正在牛津大学ASHMOLEAN阿什莫林博物馆展出,几位专家兴奋劲儿又上来了。这次展览汇集了在世界各地收藏的拉菲尔的全部作品,连英国女王收藏的作品也都拿了出来。英国最古老的博物馆果然名不虚传,网罗天下资源独一无二!何博士说这是百年不遇的一次展览,让我们遇上了,这难道不算奇遇和奇迹吗?!
 

拉菲尔与米开朗基罗,达芬奇并称为“文艺复兴三杰”,是文艺复兴时期艺术成就最杰出的三位代表人物。与米开郎基罗的《创世纪》和达芬奇的《蒙娜丽莎》相比,拉菲尔我还是刚刚了解到。边看拉菲尔的素描作品边感叹,他简直就是一个不可复制的天才!人物的每一块骨骼、肌肉,每一根汗毛,每一条细小的皱纹,每一个略带忧郁、哀怜,抑或兴奋传神的表情都描绘得淋漓尽致,惟妙惟肖。画出来的效果简直比500万像素拍出来的还要清晰,不愧为”三杰”!“你真是太幸运了,好多学专业的都没有机会看到这么多大师原作,更别提看到馆藏作品了!”几位专家不时地在我耳边灌输,让我觉得“幸运的”有些漂漂然了。整天被浓烈的艺术氛围熏染着,有一种莫名的幸福和满足感,高密度、高强度地访问学习下来,对大师的作品也能加以辨别,略知一二了。

都说英国的餐是天底下最难吃的,百闻不如一品,品过之后,我倒不那么觉得。中午,我们在牛津很有名的THE TROUT INN品尝了英国名菜——FISH AND CHIPS炸鱼薯条。细嫩的鱼肉,松软的薯条,再加上番茄酱或配点辣椒酱,口感和味道都相当不错。据说2015年习近平主席访英时,时任首相卡梅伦请习主席吃的就是这道菜。原本就很火的炸鱼薯条,再次火遍英国东西南北,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据说,聪明的中国商人居然把习主席到访的那家酒吧买了下来,现在每天都是宾客爆棚。生意人就是生意人!

八、大英博物馆——黑龙江版画馆藏其中

一直希望能有机会到大英博物馆看一看。与卢浮宫齐名,大英博物馆是世界最著名的四大博物馆之一,它的规模和馆藏珍品比卢浮宫还要大,还要多。人们常说读万卷不如行万里路,这次行万路至此,正如读了万卷书——一部厚重的世界历史长卷。从古罗马的遗迹到古希腊的雕像,从古埃及的木乃伊到中国的青花瓷等等等等,这些人类最最优秀而又最最珍贵的文化遗产都陈列在馆中。

东方馆里展示着一个“镇馆之宝”,是中国东晋顾恺之女史箴图》的唐代摹本!史书上讲,《女史箴图》是乾隆皇帝的案头爱物,一直是历代宫廷收藏的珍品。它是当今存世最早的中国绢画,尚能见到的中国最早专业画家的作品之一,在中国美术史上具有里程碑的意义。这个“镇馆之宝”的原作在世界上已经消失,只有唯一一幅不完整的唐代摹本保留在大英博物馆中,正所谓“物以稀为贵”。在东方馆里走一圈,看到不少中国著名的瓷器、刺绣和书画作品,这些藏品很多都是当年的中国大收藏家捐赠给博物馆的。真是个有家国情怀的大收藏家!东方馆确实很大,但既使再大,也展不完,道不尽华夏五千年的历史与文明!

二楼拐角处有一个展厅门前人流攒动,很多人因为买不到票而唏嚅不已。到底是什么人什么展让这里门庭若市?原来是日本最著名的浮世绘大师葛饰北斋画展。关键时候,代表团的优势就显现出来了,我们以“大英博物馆嘉宾”的身份,在馆工作人员的陪同下成功进入展馆。王绘教授给我讲,葛饰北斋在欧洲画坛上具有非常大的影响力,像马奈、梵高、高更这样的大师都临慕过他的作品。了解了一个画家,了解了他生前的那个年代,了解了那个年代的代表作——江户时代浮世绘,收获不小,没枉这“特殊优待”啊!

 
大英博物馆还有埃及馆、希腊罗马馆、民族馆、硬币和纪念币馆等好多馆,要是在这里美美地花上一天时间,就能读一本世界历史简版,何乐而不为呢?而且博物馆的配套也是相当齐全,咖啡店,西餐厅、各种纪念图书站让你一次逛个够。但是,我们被从“后门”请进来的主要目的不止是参观这么简单,接下来要与大英博物馆亚洲部策展人玛丽·金斯博士女士进行会谈,就双方互派艺术家交流访问,开展艺术交流合作项目进行具体磋商。玛丽女士是个爽快人,说话的语速超级快,尽管翻译时感觉累些,但一想到会谈取得的成果,这点儿小辛苦也就微不足道了。

我说此行有太多的没想到,真的没想到!真没想到能去大英博物馆的版画馆藏库房参观!真没想到在库房竟然看到了被收藏的黑龙江版画家和何为民博士的版画!真没想到这位世界馆藏级人物正在与我们热烈地交谈!看着身边低调谦和的何博士,我在想,各个领域都有登顶的人物,体育健儿在奥运赛场上夺冠登上了体坛的峰顶;屠呦呦研制菁蒿素获得诺贝尔奖登上了医学研究的峰顶;钢琴家郎朗在美国白宫奏起音乐的交响登上了音乐艺术的峰顶。同样,我认为,何博士的作品能在德国、英国办个展,他和黑龙江版画家的画作能被大英博物馆收藏这是登上了版画艺术的峰顶!我为他们骄傲,他们是中国人的骄傲!
 
9 艺术漫谈——坐客英国版画家的家

伦敦的地铁很有特色,如果说古老是英国的标致性词语,那么这个词也是伦敦地铁的标配,因为伦敦地铁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地铁,每一节车厢,每一个车轮承载了一代代伦敦人的经历和过往。

第一次乘坐伦敦地铁。地铁的票价种类很多,其中早晚高峰和非早晚高峰不同时段票价不同的设计理念,让我觉得意料之外,却也情理之中。此行能感受到英国和法国在城市管理的很多细节方面都体现出人性化,拿机关用语译过来就是,便民措施很到位!
这几天一直听几位专家说要到英国著名版画家DAVID BARKER大玮·巴克家坐客,乘地铁从RUSSELL SQUAREPAST PUNTTNEY,虽然车程不近,但又将见到一位大艺术家,内心充满期待。

大玮·巴克是英国著名的版画家和版画史论家,曾在英国国家艺术学院、科克艺术学院、林肯艺术设计学院等大学任教,是英国皇家版画家协会会员,大英版画家理事会会员。他的很多作品里都吸收了中国汉字,剪纸及民间木版年画的元素,将中西文化艺术巧妙融合。巴克先生还经常组织英国艺术家到国内交流,并吸引了很多的中国版画家到英国来深造,做为研究生导师,他带出了许多优秀的中国学生。用外交辞令讲,巴克先生为促进中英友好和中英文化艺术交流作出了积极贡献。他称得上是中英文化的民间外交官,中英版画艺术交流的天使。
 
 

能请到家里吃饭亲自下厨的,除了亲人,一定是最好的朋友,这一点毋庸置疑。代表团被列入受邀之列,可见与巴克先生的深厚友谊。我们到巴克先生家的时候,他正在厨房忙碌着。新鲜的三文鱼,在烤箱的微熏下香味扑鼻,馋得直想流口水,再配上自家前院种的土豆,芦笋和青豆,纯原生态好美味!家宴正式开始了,大家围坐在桌前愉快地交流,叙友情,谈艺术,话人生,开怀大笑。和我们一起共进晚餐的还有一位龙安妮(中文名)博士,她是苏富比艺术学院研究生部主任(原大英博物馆亚洲部副主任)。她不仅才华横溢,而且厨艺超级棒。龙安妮博士亲手做的蔓越莓甜点,真是太好吃了,让我大快朵颐后至今还难以忘怀,好一个心灵手巧的女博士!这是一次纯粹的真正的中英艺术家聚餐,不同文化背景下的艺术大咖们像是一个温暖的大家庭,其乐融融,在求同存异的艺术漫谈中迸发出中西合璧的灵感与火花。
 

席间,我才知道,巴克先生正在与省美术馆合作,筹备《黑龙江版画辞典》的编译工作。哇!都编辞典了!巴克先生的艺术造诣和学术研究功夫了得。英国与黑龙江省合作编译《黑龙江版画辞典》,这标志着中英文化交流层次迈上了一个新台阶,让我们为合作成功干杯!

在巴克先生家的书架上陈列着有关中国历史和文化的各类书籍。望着坐在我对面的这位金黄头发、络腮胡,慈祥的英国老人,心中肃然起敬。酒足茶歇后,进入下一关键环节:巴克先生与玉杰馆长签订了意向合作协议,并并将英国伦敦木版信托基金会收藏中国艺术家二十年前创作的60件版画作品在黑龙江省美术馆展出事宜达成一致。
 

没有仪式,无需掌声,两个红酒杯轻脆的碰撞,撞出了黑龙江省与英国文化交流的又一结晶。我们用手机拍下了这一画面,留住此刻,期许未来......
 
时间都去哪儿了,转眼间法英艺术文化交流访问就要结束了。代表团满载着丰收的喜悦,又有些不舍地告别了伦敦。在一条不知名的小街上,我买了一个陶瓷制地的红色电话亭做为留念。几位专家开玩笑说,这是古董,我把伦敦上个世纪的历史带回了家。这么说也没错,历史就是由一个个昨天和今天构成的。

时间太紧了,从希思罗机场一路飞奔。上了飞机,做了一个长长的深呼吸。飞机冲破万里云霄,徐徐驶向家的方向,闭上眼睛,想起了我与何博士的对白。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美术的?”我问。

“我很小的时候就喜欢画画,后来喜欢上了版画,现在我视艺术为生命。”何博士说。

“视艺术为生命”!这是一位艺术家,相信也包括柯迺柏、大玮·巴克在内的古今中外所有艺术家们的心声。当今,我们提倡“匠人精神”,究竟什么是“匠人精神”?我想艺术家用“视艺术为生命”的思想境界诠释的就是追求卓越,精艺求精,尽善尽美的“匠人精神”。

“国之交在于民相亲,民相亲在于心相通”,艺术搭桥,使国与国走得更近;艺术牵线,把心与心连得更紧......
 
想着想着,不觉进入了梦乡,梦里黑龙江版画作品展在英国牛津大学隆重开幕,各国艺术家嘉宾云集;在那人潮如织的广场上,法国艾皮尔市国际艺术节礼花满天,不同肤色、不同种族的艺术家们为了同一个梦想走到了一起;黑龙江省文化交流代表团带着一批艺术文化创新产业项目又一次踏上欧洲土地,《莱茵河之恋》的旋律在耳边轻轻响起,中外艺术家携手唱起欢快的歌,合作、友谊、共赢的氛围弥漫在整个空气里......
 
醒来,我情不自禁地笑了。原来这不是梦,这是个春华秋实的美丽约定。

期待那场中外艺术的大联欢,再聚首,我们说好不见不散!

......
 
(作者:黑龙江省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欧非处 王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