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9月18日 星期二

理论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张文来水墨作品的当代工业题材 于显达


发布日期:2018/6/25 点击次数:144

    黑龙江省美术馆从江苏常熟请来了张文来先生和他的《咱们工人有力量——张文来当代工业题材水墨作品展》。展览于2018年5月8日在黑龙江省美术馆和观众见面。
    走进这个展览,作品以强大的视觉冲击力量撞击了人们的眼球,也震撼了人们的心灵。作品那种超常的大尺幅,钢筋铁骨的框架,顶天立地的人物造型,用视觉形象和视觉语言“喊”出了“咱们工人有力量”。
    应该说近年工业题材的中国画作品少之又少了。记得还是在上个世纪60年代鲁迅美术学院的学生创作了《电缆工人攻尖端》、中央美术学院卢沉创作了《机车大夫》、张仁芝创作了《炉前》、江苏画院亚明创作了同名《炉前》的作品。到了80——90年代随着审美习尚的暗转,建国初期那种英雄主义要求下的人物画代之以山水画和花鸟画的勃兴。再加之“文革”过后对“题材决定论”的批判,人们对题材问题的认识从“题材决定论”又倒向了“题材无差别论”。“题材决定论”的正确表述应是“题材差别论”。应该说这两种理论在一定的条件下都有其合理性,当把其中一种理论强调到不适当的程度,就会象“题材决定论”那样使真理成为谬误。
    题材对于艺术家来说,当这个题材基于艺术家的内在要求变为自身主动地选择和内在创作冲动的时候,才不会重蹈“题材决定论”的覆辙。张文来高中毕业后,曾在一家钢厂当过一段炼钢工人。这段炼钢工人生活的体验,炼钢工人在炉前高温下既艰苦,又紧张的劳动,既生动,又豪迈的姿态,特别是这些人是他朝夕相处的“师傅” “哥们”,他了解他们,佩服他们,从心底喜欢这些为社会、为国家创造财富的人。他要用画笔表现他们、讴歌他们。这应该是张文来选择当代工业题材的内在情感需要。
    大工业题材就其作为审美对象而言,是大工业生产的力量之美,是阳刚之美,所以要求艺术家的气质和审美意识(包括审美趣味和审美理想)都是阳刚的。此次张文来到哈尔滨办画展,虽然与他只是短暂的接触,给我的印象他虽然是南方人却是“南人北秉”有着北方人的粗犷和豪爽。这样的气质与性格正适合这种大工业题材的创作。
    对于工业题材曾有人认为不适合用中国画的笔墨形式来表现,因此好多画家避开了这个题材。用中国画的笔墨语言表现工业题材,这确实是个高难度的试验课题。工业题材的大厂房、大机器、厂房内高炉强光下强烈的明暗对比;都是传统笔墨难以处理的问题。炼钢工人那种工作服都是水墨语言难以处理的对象。张文来恰恰把他的艺术试验任务定在了当代大工业题材的笔墨语言转换这个课题上。
    首先,所谓工业题材不适于用中国画的笔墨语言来表现的说法是以传统的笔墨语言形式趣味排斥大工业的直线美和由直线构成的几何形体的美,这是工业题材自身的美,是具有大工业时代感的美。所以,在张文来的作品中正是强化了这种美,捕捉这种美,用这种由直线组成的框架结构组织作品的画面,传达这种美。当然,我们还在他的作品中看到了工人的力量美、工人的形象美。
    其次是解决钢厂车间厂房内的纵深的空间关系,强烈的明暗关系与画面笔墨之间的关系问题。张文来采取了减弱明暗对比走向淡调化,简化纵深关系,使画面趋向平面化的做法。这样就使画面成为显现笔墨的环境,使笔墨语言突现出来。
    在具体的试验中他采取了到钢厂现场写生的办法。我们在他提供的2014年1月摄于沙钢5800m³高炉车间的写生现场的照片中看到了写生作品画面和现场厂房车间明暗关系、空间关系的差别,证实了他在写生作品中就已经为适应笔墨的需要减弱了明暗对比,弱化空间纵深关系。他的《沙钢写生》系列作品和巨幅作品《叙述沙钢•平凡的创造财富的人》都呈现了这种减弱纵深空间走向平面,减弱明暗对比走向淡调的特征。当然弱化并非完全排除,只是减化为几个稳定的层次和相对稳定的笔路。这些沙钢写生作品具有现场写生的生动性,也具有临场妙裁的主动性、生动性,人物的动态都以近乎速写的笔法表现出来。同时这些作品都有独幅画的完整性。我们在这里也看到了他在面对对象把控全局的同时及时的抓住稍纵即逝的笔墨生发的偶然性与随机性,使画面更加灵动。 
    工业题材不仅仅是画场景,真正的主角是工人的形象。我们以他的巨幅作品《叙述沙钢•平凡的创造社会财富的人》为例看看作品对人物的塑造。首先我们看到他画的人物是普通的平凡的生产第一线上的工人形象。这和以往的人物画中往往突出英雄人物大相径庭。这体现了他的艺术思想。整个画面分为三个部分,每个部分为三个又分别独立成画,又相联系为一体的画面。每一部分分别描绘三个生产中的不同场景,记录了生产中常见的劳作和集体研究生产中遇到问题的场面。普通的平凡的场景绝无振臂一呼的英雄状。整个画面是朴实无华的叙述,人物魁梧健壮,神情专注。这是一幅有情节的绘画作品,这也和时下那种排除情节的绘画有所不同。整个画面以厂房内的大型机械的几何形体为支撑,机械与工具的结构交待的都非常准确。人物和背景都在淡调的笔墨中显现,人物造型在外轮廓的规定范围内笔墨多取横向与竖向交错的运笔,出现一种陌生化的笔墨痕迹。从而创造了他自己的当代工业题材水墨人物的样式。
    当然张文来的当代工业题材的笔墨试验还处在进行时……
    下面我谈一下张文来水墨作品当代题材的意义。当下我们的国家已经进入一个民族伟大复兴的新时代,社会主义建设取得了令世界瞩目的伟大成就,世界一流的新发明新创造层出不穷,社会主义建设者正辛勤地劳动在生产、科研的第一线。伟大的时代、伟大的创造正呼唤着美术家用画笔反映这个伟大的时代。张文来先生的当代工业题材的水墨创作,正是顺应了这个时代的需要。他的试验成果、创作经验,必将对工业题材创作产生影响。
    黑龙江省美术馆请来张先生的展览意在和黑龙江省美术界进行交流,以促进黑龙江省工业题材的美术创作。作为东北老工业基地之一的黑龙江省有着丰富的工业题材资源,正等待着美术家们去开发。